下面文章是「Perl食譜」這本書前的代序,由Perl之父Larry Wall所寫的。這個序很有趣,他說明烹飪和Perl程式語言到底有什麼關係。廚師的定義不應局限於能自己端出一盤菜,能寫出有用的程,在某方面來說也算是個廚師,只是他的食材不一樣。(謎之聲:你該不是為這篇解套吧?)

有人說隱喻(metaphor)的陷阱最是危險。但某些隱喻巧妙異常,就算掉入陷阱也心甘情願。或許烹飪(cooking)就算得上是一個,至少在此的確是如此。我唯一的問題純粹是個人因素使然-我覺的我變得囉裡囉唆。但由於我眼前的工作艱鉅異常,即使我現在無法長話短說,也是情有可原。

反正,這類事情從來都難不倒我。

在所有的藝術型式中,烹飪也許是最卑微的一種;對我而言,謙卑是一種力量,而不是軟弱。偉大的藝術家終究要透過媒介來呈現藝術-廚師亦然;工具越簡陋,藝術家就必須以更謙卑的心情來昇華媒介的層次。食物和語言都是簡陋的媒介,其中包含了眾多看來不相干且混亂的成份。然而,透過匠心獨具的生花妙手,加上馬鈴薯、麵糰和Perl這類不起眼的東西,不僅讓你把工作完成,而且提昇了藝術創作的愉悅氣氛。

烹飪也是最古老的藝術之一。一些自命不凡的現代藝術家,企圖讓你以為所謂曇花一現藝術品也是近代的發明。我們汲汲於保存古代藝術品,使它綿衍不絕,但隨著法老王的陵墓出土,竟使得千年之前的食物得以重現光明。當然,大多數的Perl程式壽命或許稍縱即逝,任何Perl高明的烹飪藝術也都於事無補。但Perl的技巧乾淨俐落,或許能和速食品一樣開創出億萬商機(至少,我們是這樣希望)。

簡單的事情就應該簡單,困難的事情也不見得毫無可能。即使對速食的調理,也有各種慢工出細活的做法。我待在加州的好處之一,是可以盡情享用來自世界各地的美食烹飪。但就算一種文化代表性的調理,事實上做法也不只一種。在俄國,有人形容羅宋湯的作法比廚師還多,這一點我深信不疑,我母親甚至在湯裡不加甜菜!這也無所謂,不只無所謂,還應該鼓勵這種文化的創新。羅宋湯代表文化上的差異,不同的文化不但有趣、更有教育性、更實用,而且引人入勝。

......

這本食譜的目的並非替你烹飪(它辦不到),也不能教你如何烹飪(或許有點幫助),而是傳承一些已發掘的文化精髓,順便過濾出某些塞在廚房角落,備受冷落的「文化」雜碎。你也將會把這些觀念傳給別人,透過你自己的經驗、品味、創造力與專業加以發揚。你的技術將傳給你的子孫,他們也會創造出屬於自己的美食口味,並端上桌讓你品嚐,你應該保持風度,可不要皺眉頭。

我極力推薦這些美食,雖然其中有些也讓我皺皺眉頭。

--Larry Wall(Perl 原創者)
創作者介紹

神鵰蝦

jck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